灯獾雀楼

all德/看置顶/不扩列不混圈

【斯德】心理治疗师06

*原著向七年级背景,一个校长威胁学生会主席给他干这干那的故事(不是
前文01  02  03  04  05  all德文章的归档

06
迪安和一个妖精被关在他们家的地牢里……他救过他一次,虽然那也算不上救人,但他必须得感谢他。他救过他一次了,不可能再救第二次,况且这是在他家里。
德拉科大脑混乱,走出厨房后一头撞进了纳西莎怀里,连忙后退两步,揉着额头。
“留心点,德拉科。”纳西莎说道,关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会注意的。对了妈妈,能不能别让这些人进来?”德拉科压低了声音,不动声色地指了指仍不知所措地坐在椅子上的年轻人,“他们会偷我们家的东西。”
纳西莎脸色一变,带着德拉科走到墙边,对他悄悄摇了摇头,说道:“这种话以后不要再提,德拉科。”
“可是——”
“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你爸爸没有和你提过最近的状况,可能你不知道,自从他的魔杖毁了以后我们的处境就不太好。”纳西莎的声音很低,令他想起夜间的毛毛雨,也是窸窸窣窣的痛楚,“我们不能这么做,德拉科。还不到时候。”
“可什么时候才是时候?”他追问道,“他们在我们的家里走来走去,妈妈!他们进了我的房间,我不想睡在这里,我觉得——这里是我们家,我不想让他的进来!”
纳西莎用力搂住了他,让他靠在他怀里,贴着他的脸颊。
“你的房间我上了锁,他们进不去。乖,德拉科,别任性,忍忍就过去了。等到黑魔王胜利,他们就会出去了。”她低声哄着他,有滚烫的泪水渗进两人紧贴着的皮肤之间,分不清是谁的。德拉科的肩膀微微颤抖,他也抱住了她,吸了吸鼻子,勉强掩饰几乎要溢出喉咙的哭腔。
他很明白,可他不想忍。他看不出这有哪里好,为什么一个连黑魔标记都没有的自大男人也能跨进这里?马尔福庄园只招待社会上流人士,这种投机取巧的渣滓也配踏上他们家昂贵的地毯?
然而令他更挣扎的是那些他没有告诉纳西莎的话,他暗地里的背叛,犹豫不决的愧疚,无法言明的情感,窒闷又火热,将他堵得满满当当。他什么都说不清,他要做的事到底是不是对的?如果他告发了斯内普,他们家会得到赞扬,状况将好很多,可内心有一个声音不停地阻止他,喊着不要、不要,但也说不出理由。
德拉科深深地吸气,松开了她,轻声说道:“我听说我们的地牢里关了几个人,妈妈。”
“几个他们抓过来的人,有霍格沃茨的学生。”纳西莎慈爱地梳理着他的头发。
“是吗?都是谁?”他扬起眉。
“一个格兰芬多,还有主编《唱唱反调》那家伙的女儿。”纳西莎有些厌恶地皱起眉,她注意到儿子的身体紧绷着,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意外。”他勉强笑着说道,胸口窒痛不已。梅林给他的机会,他终于能补救了。
德拉科自然知道进入地牢的办法,他们经常在魔法部来搜查之前将家里的违禁物品藏在里面以逃过一劫。他必须要去那儿一趟,他试图说服自己,他有很多话想要对那个人说,否则他将不得安宁。
他稍稍等到深夜,所有人都睡着,庄园中一片寂静。他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往大厅走,为了防止发出声音,他没有穿拖鞋。
德拉科用照明咒找到了机关,慢慢打开地牢,无声无息地走入。门在身后关上,整条甬道陷入冰冷的黑暗,没有一丝光芒,这让他有一种诡异的安全感。
他走到了尽头,用魔咒轻轻打开门,点亮了墙壁上的一盏烛灯。
“洛夫古德?”他唤道,向前跨了一步,“你在这里吗?”
烛灯的光在地面上拓出一圈黯淡的黄影,德拉科眯着眼环视四周,他在东面的墙角看见了一个蜷曲着的身影,攥着魔杖慢慢朝那儿走去。
“洛夫古德?”
他走近了才辨认出那是一个瘦削的老人,他用手枕着头,看不清长相。德拉科点亮魔杖向四周望去,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我在这儿,马尔福。”
他连忙转过身,卢娜正坐在墙边仰头看着他。她还穿着那天被抓走时的校服,黑暗中看不清是否受了伤,但似乎还算精神。
“你怎么来了?”她问道,“你也逃学了吗?”
“复活节假期。”他说道。女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德拉科却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了,尴尬地陷入沉默。
“你——被抓到这里有多久了?”他想了想,犹豫着问道。
“我一直都在这里。我是第一个被带到这里的,然后是奥利凡德先生。”卢娜指了指德拉科背后的那个老人,“他比我困难多了,神秘人一直在折磨他。”
“为什么?”
“我不清楚,他不肯说,”她摇头,平静地说道,“不过这里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是不是?我听得见上面的惨叫声。”
德拉科的肩膀不禁抖了抖,握着魔杖的手更用力了。他望着她光洁的脸,苍白的光晕中飘浮着尘埃,像梦中一样遥远而恍惚。
“对不起。”他忍不住说道。女孩睁大了眼睛。
“你不用向我道歉,不是你把我抓到这里来的。”
“但我失败了。你说得对,其实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没有这么说过,”卢娜说道,“他们把我带走是因为我爸爸在《唱唱反调》上刊登对他们不利的消息。他们想用我让他闭嘴,但他们不会伤害我,因为我是纯血巫师。”
她的语气太平静了,仿佛只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德拉科不明白她为什么能这样无动于衷。
“可是那时候——你知道,也不是我真心想那么做,他们想对付你,被我听见了。我用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办法,可能给你留下了阴影——”
“我没有留下阴影,是你不想和我一起被提到,”卢娜一针见血,德拉科懊恼地沉吟了一声,“不过我不明白,既然你不愿意,那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没有不愿意——”
“是有人要你这么做吗?”
德拉科无法回避她的眼神,瑟缩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是个好人,”卢娜说道,“代我谢谢他。”
德拉科再次默默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他确实是个很好的人。”
他们安静了一会儿,德拉科绞尽脑汁找着话题。被她指出自己讨厌和她传绯闻真的太尴尬了,现在想来这完全不算什么,卢娜不像达芙妮和米里森那么多事,和她说话非常轻松。
“迪安和拉环最近也被抓过来了,他们在那里睡觉。”卢娜说道,伸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德拉科犹豫着,他的内心有一种冲动,这很不寻常,他迫切地想要证明什么:“嗯……是这样,我可以救你们出去。”
卢娜转过头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我知道怎么打开这里的门,现在没人会知道,”他说得很快,像是怕自己改变主意,“你把他们叫醒,我现在就可以——”
“你在哭,德拉科。”
未说完的话生生止住了,他张着口,不知该不该继续。可他的确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湿润了,在眼球上罩了一层玻璃似的壳。为什么?
“别哭,德拉科。这对于你来说很不容易,我知道。”她低声说道,伸手贴了贴他的脸。太轻了,像一层月光。
他愣愣地看着她,仿佛失去了呼吸。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放弃去拭泪。他想让泪水自己落下来。
“但我不能——我不能像以前一样只是看着,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我知道这看起来很蠢,你可能不相信我,我没干过什么好事——一件都没有,可是——”他说不下去了,哽咽了一声。他想起了他的爸妈,他们现在正在沉睡,如果知道了他在做什么,又会怎么想呢?
他放走了一个逃跑的妖精,一个泥巴种,一个反抗者的女儿,一个魔杖制作人。他本来可以靠举报斯内普获得荣华富贵,可他现在却走向了他。他简直失去了理智。
脸颊上被柔软的东西碰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去触摸。卢娜垂下踮起的脚,柔声说道:“去睡一觉吧。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还没有做到——”
“去睡吧。我替他们感谢你。”
德拉科吸了吸鼻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明天会再来的。”
“不用着急,我们现在没有生命危险。”
“我会想到合适的办法把你们救出去,我是说,我没有在发疯。”
“没有人认为你发疯。我们都很清醒。”
他没有再回答,停了一会儿,转身朝大门走去。他感觉灵魂像是被安抚了。

然而德拉科没能完成他的约定。如果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觉得也许他会做出不一样的决定——也许还是一样,这只能证明他彻底完蛋了。
他早上起得很晚,因为昨晚失眠了。他想了很多事,将他在霍格沃茨的七年从头过了一遍,他数着他的朋友、敌人和老师,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都太多了,无论怎样的回忆此时都显得美好起来。他咀嚼了一个晚上,用魔杖变出光和飞舞的火花,看着它们在寂静中缓慢起伏飘荡。
他爱魔法,爱霍格沃茨。他还记得小时候看见卢修斯给他展示魔法时自己是多么向往,恨不得马上就拥有一根属于自己的魔杖。他曾经最喜欢魔药课,这不代表他不喜欢其他课程;他曾经最喜欢魔药课的教授,这不代表他对其他教授都没有好感。他在霍格沃茨交到了朋友,能和他们分享自己的烦恼和喜悦,如果他将这样度过自己的学生时代,他并不感到遗憾——他会很快乐。
他伸出手捧起那些火焰,它们一落在手心便湮灭了,仿佛凋零的花朵。蓝光映着他的脸,如同一张轻薄的面具。
“不是毁灭,”他喃喃着,“我不想要毁灭。”
他需要毁灭自身,才有可能获得新生。
德拉科睡到下午才起床,被纳西莎叫下楼的时候依然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客厅里多了好几个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看见那个脸肿得面目全非,衣衫褴褛,被绑得严严实实的男孩和他的两个朋友时,他一下子清醒过来,霎时陷入了恐慌。
这不可能,他在内心叫喊着,不可能,波特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外面逃亡吗?他不能——他怎么能被抓住?
德拉科看了眼旁边的卢修斯,他看起来一脸兴奋,急切地唤着他上前,要求他上去辨认那是不是哈利·波特。
这又是一个绝妙的机会,德拉科。只要说出他的名字,黑魔王就会原谅他们,你的敌人将会被处死……一切结束了,所有食死徒会搬出他们的家,他能继续过以前的生活。从来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不能错过。
然后霍格沃茨就会被毁灭。
不,黑魔王不会摧毁它,只会进行一些小改变,让它跟上时代。这是一件好事,德拉科。也许从此就真的没有四个学院了,霍格沃茨只需要斯莱特林。一个声音努力劝说着他大脑中微弱的反抗,那是一种单薄的力量,可不知为何压制不下去,像是暴风雨中摇晃的芦苇。
“是不是,德拉科?如果我们抓住了波特,黑魔王就会原谅我们!”卢修斯在他耳边叫道,他激动得忘乎所以,但德拉科心中一片明镜。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太清楚了。
“我不知道。”他说道,“我觉得不是。”
男孩马上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
他会后悔的,他一定会的,德拉科想,救了他的敌人,他是疯了才会这么做。那些英国巫师都欠他一条命,因为他救了哈利·波特——或许吧,好戏才刚刚开始。
“不,我敢说就是波特!他就是哈利·波特!”抓住他们的格雷伯克叫起来,被贝拉特里克斯一声吼住了。
“我们必须要进行确认,狼人!如果不是波特却把主人叫过来,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吗?”
“就是他,他说了神秘人的名字——”
“自大的格兰芬多都喜欢说主人的名字,但不代表他们是波特。”德拉科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想抓波特想疯了吧。”
格雷伯克愤怒地瞪着他,朝他挥舞着拳头,但也有一丝困惑。德拉科能感觉到卢修斯正盯着他,他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波特不可能那么容易被抓到,你肯定是搞错了,把一个逃学的学生当成了他。也许有些爱慕虚荣的人会觉得假扮成波特很有趣,大概他们也想被叫成救世之星吧,虽然我觉得这个称号愚蠢至极。”
格雷伯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搜查小队的另一个男人喊了起来,拿出一把银亮的宝剑:“但我们在他们的帐篷里找到了这个!这肯定——”
“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贝拉特里克斯蓦然打断了他,大步走上前,她的表情变得极为恐怖。德拉科也怔怔地望着他手中的剑,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把它放在了费尔奇的办公室里。他们是什么时候把它偷走的?这件事斯内普一定知道,说不定他还帮了他们一把,可他从来没和他提过。可他为什么又要和他提起?
“——在他们的帐篷里。”那个男人似乎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贝拉特里克斯粗暴地从他手中抢走了它,盯着那三个人。
“我问你们,你们是从哪儿偷走它的?”她的声音比平时还要尖利,甚至有些恐惧。哈利他们低头沉默着,没有回答。
“这把宝剑是我们找到的,应该把它交给我们。”男人说着就去拿那把宝剑,贝拉特里克斯猛地扭过身,一道红光击中了他的胸口,他马上向后重重倒在地上。格雷伯克惊得跳起来,大叫道:“你这个娘们——”
“闭嘴!你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出大麻烦了,如果黑魔王知道了,我们都得死!”她的声音盖过了他,扭了扭脖子,看向德拉科,“把他扔到庭院里去,德拉科,如果不敢的话就找个人帮你。”
“你居然敢这么对德拉科说话,贝拉!”
“我们有大麻烦了,西茜!”
德拉科呆呆地看着争吵的两人,她们的声音一会儿近,一会儿远,像是一只摇摆的钟。他明白一切失控了,就像那时候一样。他的幻想在破灭。
他僵硬地走到男人身边,弯下腰吃力地拖起他的肩膀,用漂浮咒减轻了一些重量。他拖着他慢慢走过哈利他们身边,内心浮起一种烦躁感。
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简直毫无意义。他想要救人,可没有成功过。
他走到大门边,回头望了一眼,哈利正侧着头望着他。他的脸肿得不像样,大了一圈,眼睛被挤得几乎看不见。德拉科猜他是在嘲笑他,于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他回来时哈利和罗恩已经不见了,只有赫敏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贝拉特里克斯一脸狰狞地尖叫着,那声音几乎能刺穿耳膜。他顿时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该做什么。
“你们在哪儿找到的?是不是那个肮脏的小妖精告诉你们的?”
“不——不是!这是仿制品,是仿制品!”
钻心咒的红光一道一道落下,德拉科屏着呼吸,他想马上就从这扇门逃出去。这种场景他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也见过,但那时候远没有如此惨烈,而且那时候他也加入过这种游戏。不,这不是游戏,他们是真的想要杀人。
可他应该已经见惯了。即使在霍格沃茨里,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那些斯莱特林肆意地欺负其他学院的同学,而他就在旁边看着……那时候他怎么不觉得可怕呢?——他们真的会毁了霍格沃茨,从内部开始腐烂,再华美的外表都无法掩饰腐臭味。
“仿制品,这很好确认!把那个妖精抓来,让它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卢修斯说道,他看向正呆站在门口的德拉科,“德拉科,你去把它带过来。”
“我……?”他的喉咙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快一点,德拉科,你还在犹豫什么?”
德拉科看向躺在地上喘着气的赫敏,她的头发乱糟糟地黏在脸上,两眼发白,如同一个预兆。他想起了地牢里的卢娜,她会不会也变成这样?……可他昨天还说要去救他们。
“我……我不想去,”他后退一步,不停地摇着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我不去,我讨厌那个妖精。”
“德拉科!”
他没有理会父亲的叫喊,扭身跑回了院子,在看见被他扔到灌木丛边的搜查小队队长后又感到一阵恶心,折了回来。他靠在墙边平复着呼吸,汗流浃背,低吼了一声,用力按住脑袋。
他又一次失败了,这次不是输给无能为力的命运,而是输给懦弱的自己。
德拉科慢慢滑坐下来,呻吟着,掐着自己的脖子。他什么声音也发不出,胃中一阵翻涌,只想呕吐。
没用的,没用的……冷静下来,德拉科,别想了……你做得够好了,你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事……难道要真的去地牢面对那些人,把他们放走?别傻了,你会死的。
可他还是觉得想吐,他没有尽全力,没有义无反顾地遵循自我。他还是软弱,不敢去挑战一个可能性,只知道逃避……如果是斯内普在这儿,他会怎么做?给所有人施遗忘咒,还是设计把他们带出去?他肯定有办法,他绝对能做到。
德拉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慢慢回到客厅。审讯已经结束了,赫敏伏在地上,妖精拉环站在她身边。贝拉特里克斯的脸上是一种满足的笑容,她拉起袖子,按下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召唤伏地魔。
德拉科如坠冰窟。他知道他们还是认出哈利他们了,他的挣扎毫无作用。
“昏昏倒地!”空中蓦然传来一声叫喊,一个食死徒倒下了,所有人朝地牢大门望去。哈利和罗恩正站在那儿,他们的背后还有卢娜、迪安和奥利凡德先生,德拉科一对上他们的目光就退缩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不知从哪儿出现的多比——这明明是他家的家养小精灵——击伤了贝拉特里克斯,罗恩夺走了她的魔杖,对准了纳西莎。哈利躲开扑来的狼人格雷伯克,一把抢走德拉科手中握着的两根魔杖同时指着他大喊“昏昏倒地”,双重咒语让狼人的身体向后弹起,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眼前一片混乱,光束横飞,德拉科脸色惨白,下意识蹲下身,想要离那些四处呼啸的魔咒远一些。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远比他们在霍格沃茨里的玩闹要残酷。在那里没有人敢伤害他,他只是个旁观者。
头顶的大吊灯旋转着落下,水晶珠子向四周飞溅,有几粒砸在了他的手臂上,痛得他龇牙咧嘴。他连忙抱着头蹲在墙角,从指缝中观察着周围的状况,贝拉特里克斯朝一个方向掷出了小刀,哈利带着一群人幻影移形渐渐消失,他似乎看见了卢娜的目光,他们安全了……但和他没什么关系。救人这种事真的不适合他。
他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跑光了,靠在墙边仰着头,不知所措。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一个黑影在大厅中闪现,冷风拂过德拉科的面颊。他打了个寒噤,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心跳瞬间一停。
他来了。
伏地魔一身漆黑的长袍鼓胀着,宛若一只能将一切勇气吞噬的庞大怪兽。他低头望着一片狼藉的大厅和东倒西歪的食死徒,面色很冷。贝拉特里克斯勉强挺直了背,却不敢像之前一样主动上前,只是堪堪维持着微笑。
“主人——”
“波特呢?”他看向她,后者的笑容僵住了。
“波特他——他使用了诡计,欺骗了我们所有人。他无恶不赦——”
“我是问你他在哪儿,贝拉。需要我再讲清楚一点吗?”
贝拉特里克斯张了张口,脸上所有的笑意都消失了,只剩下讨好和恐惧。
“他,他们——我是说——其实——”
伏地魔不耐烦地扭过头,德拉科惊恐地看见他的目光如同齿轮般移动,转向了自己。
“你来说,德拉科。”那个男人的声音如同寒冰。
德拉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动了动,颤抖着直起身,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
“我……他——他逃走了,”他嗫嚅着说道,“他用幻影移形,带着他的人跑了。”
四周一片死寂。德拉科的头低得更深了,沉重的气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跑了?”伏地魔轻声说道,慢慢地朝他走来,那长长的影子宛若胶着发臭的油漆黏在他身上,搭着他的双肩,“这么多人,就让他们跑了?魔杖没有收缴吗?”
“收缴了,主人!就在这里——”贝拉特里克斯马上说道,男人回头横了她一眼,她马上不说话了。
“你来说,德拉科。你看见了吗?”
德拉科动也不敢动,双手紧抓着自己的膝盖,他觉得伏地魔的视线是有实质的,压着他的脖子一寸寸往下弯曲,把他压到地里去。他的呼吸都凝固了,血液也没了动静。
“我——我看见了。侦查小队收缴了魔杖,他们被关在地牢里。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波特他们冲了出来,夺走了我们的魔杖,然后——然后就——”
他说不出话来了,一道红光刺入了他的胸口,剥夺了他的自主性。他在他面前失去了控制,软成一滩蠕动的泥,发出喑哑而破碎的尖叫。最后连尖叫也变得奢侈,他仰躺在地上怔忪地望着斑斓的天花板和上面光秃秃的灯架,胸口剧烈起伏。
“谁的魔杖被抢走了?”伏地魔的声音如此冷酷,让他觉得自己正躺在地狱里,无限下坠。
没有人回答。德拉科明白这依然是应该由他来回答的问题。一个卑劣、弱小的男孩,拥有食死徒的凭证,却没有做任何有用的事,来承受伏地魔的怒火简直再合适不过了。食死徒中也分等级,而他毫无疑问是最底层的那一个。
“贝拉姨妈,侦查小队的队长……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声音毫无起伏,宛若一个垂死之人,“还有……我。”
伏地魔回过头,目光尖锐,吓得贝拉特里克斯一句话也不敢说:“是这样吗?”
“是,是……主人,原谅我!求你了——”
“钻心剜骨!”
女人的尖叫在冷冰冰的大厅中回荡,但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他终于认清自己的真面目——在真正的强大暴力面前屈服的本性,他屈服于那些能给他带来痛苦的人,屈服于失败和困境,屈服于自身。
西弗勒斯·斯内普那时候到底为什么会选择他?他是一个勇敢的人,敢面对最黑暗的恶,直视内心的恐惧,用自己的性命去反抗,又并非鲁莽。他和自己太不一样了,在他面前他也是一种绝对的力量,他自以为摆脱了他的控制,可他的力量已经渗进他的灵魂中,如影随形。
德拉科茫然地听着伏地魔一个个折磨大厅中的食死徒,他的父亲,母亲,格雷伯克,并不只有最弱小的他才会受到惩罚,所有的人都一样。这很公平,他觉得可悲。
黑魔王的怒火依然无法消除,他坐在沙发上冷冷地下命令,面对着东倒西歪的食死徒:“所有人不得离开马尔福庄园一步,你们执行任务的能力令人不敢恭维……让一群没有魔杖的罪犯从眼皮底下逃走了,甚至还打不过家养小精灵,你们已经耗光了我的信任……”
“主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帮你把波特抓回来——”贝拉特里克斯哀求着,伏地魔并没有理会她。
“我再说一次,你们不得离开马尔福庄园,再没有得到我的命令之前……”
“主、主人,”纳西莎微弱的声音打断了他,她慢慢地支起身,“德拉科明天就要回学校了,能不能……”
男人的目光慢慢落在了德拉科身上,后者低头跪坐在最远的角落,整个人埋在阴影里,看不分明。
“回学校?”他低声说道,“他已经没有魔杖了,回学校有什么用呢?”
德拉科的身体猛地一颤,险些倒下去,大脑一片空白。他说得对,他回去也只能惹人讥笑……可他不想留在这里。
“我可以把我的魔杖给他,主人。”纳西莎不肯放弃,苦苦挣扎。伏地魔侧过身,似乎并不愿再谈这个话题。
“在霍格沃茨没能让他学到东西,纳西莎。我认为他不用再去上学了。”
“主人——”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他强硬地说道,“如果谁敢偷偷溜出去,你们很明白下场是什么。”
德拉科跪得双腿发软,他感到胸口疼痛,火烧火燎,仿佛有一只蝙蝠在抓挠着他的心脏。伏地魔的话令他头昏脑胀,他不知道这场煎熬还有多久,也许永远都无法停止,毕竟他已经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他学不到新的魔法知识了,或许他可以自学,但这和在学校里上课完全不一样。他这才后悔自己一直都没有好好听课,现在再也找不回来了。他也见不到他的朋友们,见不到那个人……可能偶尔能在他造访时碰见他,以这样凄惨的姿态。他宁愿去死。
空气中传来一声幻影移形的嘭响,很轻盈,显然来自一个精通此术的大师。很多食死徒都无法做到如此精妙地掌控魔法,他们浸淫于黑魔法,往往忘记了最基本的要领。
德拉科无动于衷,低着头望着地毯上的花纹。一团飘荡的黑色袍摆从他眼前荡去,向四处散开,他追随着它开合的节奏,下面藏着一双宽阔的脚,裹在黑靴子里,步伐稳健。
他的视线向上移去,渐渐看清了那个人的背影。他卑微而凄惨的模样提前被他看到了,他想,这很好,反正他已经没有羞耻心了。
“很抱歉没有提前通报,主人。我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我猜也许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这是德拉科第一次听斯内普和伏地魔交谈,他的嗓音比平时要更低沉稳重一些,很有磁性,“我能提供那几个逃跑学生的完整档案,包括他们在校时的表现情况……”
“这些无关紧要,”伏地魔打断了他,“我需要你回答几个问题,西弗勒斯。那把宝剑是你交给贝拉的,是吗?”
“是,主人。”
“你确定它是真的。”
“绝对确定,主人。转移之前它一直在我的办公室,没有我的准许谁都进不来。”
“我听说之前有两个学生想要偷走它。”
“他们打不开橱窗的门,因为上面有一种古老的防护魔法。他们已经得到了严厉的惩罚,主人。”
伏地魔盯着斯内普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离开以后去通知古灵阁,让他们加强保护措施提防波特。”
“是,主人。还有一件事,我是说,霍格沃茨里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我需要一个助手。”斯内普低声说道,不卑不亢。
“你可以指挥卡罗兄妹,他们都会听你的话。”
“不,他们太显眼了。我需要一个隐秘一些的助手,”斯内普说道,“我已经物色好了人选,主人。我需要德拉科·马尔福。”
伏地魔快速地看了德拉科一眼,说道:“我以为你是想要一个更得力的助手,西弗勒斯。”
“德拉科之前在学校里帮了我不少忙。他帮我监视那些学生,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斯内普抬起头看着他,“我和他配合默契,重新选人非常浪费时间,主人。”
所有人都大气也不敢出。伏地魔没有马上说话,他盯着斯内普看了一会儿,那目光似乎想在他脸上抠出一个洞来。几分钟后他站起身,越过他走向二楼:“让他带上纳西莎的魔杖。”
“是,主人。”
纳西莎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着斯内普,在伏地魔离开后几步走到他身边和他说话。男人漠然地点着头,似乎不欲多谈,缓步走到德拉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男孩的身体摇摇欲坠,一手撑在了地毯上。
纳西莎弯下腰,揽着他的后背,在他耳边柔声说道:“和校长一起上去,德拉科,听他的话。”
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望着地面。
“对了,这个给你。”她从怀里拿出自己的魔杖塞进德拉科手中,还带着一丝温暖的香气,令他鼻子一酸。她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摸了摸他的肩膀,起身离开了。
德拉科端详着手中的魔杖,这是他们家最后一根魔杖,母亲就这样交给了他,让他带去霍格沃茨。她多么想让他远离这里,不想让他也受折磨……可这是最后一根魔杖。
一只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德拉科踉跄了一步,顺从地任他牵着,跟着他走向自己的卧室。
什么都别想,德拉科……你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评论(4)
热度(77)

© 灯獾雀楼 | Powered by LOFTER